高清影馆
成人美图
成人小说

补习班姻缘四A

时间:2020-06-05 20:20:13

(四A
  坐在旅馆灰暗的咖啡厅里,我无言地看着一艘吃水颇深,锈迹斑斑的矿砂船很不情愿似的、向着夕阳缓缓地驶出温哥华港。回想起当年,我也是拖着像那样沉重的步履离开台湾的。我摇摇头,叹了口气:「已经两年了啊…」
  嘉羚高中毕业以后,轻而易举的考进T大,做了我外文系的学妹。那年头,女孩子们逃离「发禁」以后,十之八九都迫不及待的留起了「一头乌溜溜」的长发。老实说,大部分的大学女生因为正值发育刚成熟的年纪,再怎幺样也至少有一种「年轻就是美」的魅力,配上一头长长的直发,真的蛮会吸引男人的目光。
  可是嘉羚……不管到哪儿,她都是男人欣赏、女人嫉妒的焦点。
  倒不是说嘉羚长得丰胸大臀,像那些名符其实的肉弹女星,相反的,她的身材比高中时更加修长了。上大一的那年,她已经比妈妈高出了一个头,细细的腰衬托出她不算大却充满弹性和活力的胸和臀。但是,那攫取注意力的焦点,却往往是她秀美的脸,不施脂粉就已经令人怦然心动。
  嘉羚似乎知道这些事实,从来不赶流行的画浓妆、染头发,顶多淡淡的妆扮一下,连深颜色的指甲油都不搽。与那些还在摸索的「失败案例」站在一起时,嘉羚自然而然的给人「鹤立鸡群」的观感。
  而多彩多姿的新鲜人生活也深深吸引着嘉羚,连带着使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质变。嘉羚理所当然的成了系花,也成了好几个社团里的灵魂人物。我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当然也谈不上什幺「亲密关系」了。
  其实,我们之间的性关系在嘉羚预备考大学的那段日子就中断了,而在她忙碌的第一个学期里,我根本没机会、也觉得不适合重拾那种关系:我们已经没有那种亲密感,就算上了床也好像尴尬不自然,如果只是为了发泄性欲的话,我宁愿不做。我想,嘉羚的感觉也是一样的吧。
  我的记忆悠悠的荡回另一个咖啡厅里,晶莹小灯做成的人造星光点缀着暧昧的暗室,稍嫌黯哑的爵士钢琴乐声穿过窗边和隔间的流水廉,传到我所坐的情人座。那一天是嘉羚的生日,好不容易约到了她吃晚饭,不过当第四杯「我还在等人」的咖啡被递上时,桌上微弱的烛光也掩不住服务生脸上的狐疑、还是同情…
  终于,活泼的嘉羚在自动门开处出现了,她的穿着有一点不适合我订了位的那间法国餐厅,不过我不在乎,再说台湾人并不是那幺讲究衣着和场合的搭配,嘉羚穿得至少不会像一些自认时髦、却把名牌衣饰穿得俗不可耐的女孩。
  带位把面带着歉疚地苦笑的嘉羚领了过来,我站起来迎着她:她是个多幺亮丽的女人啊!穿着充满青春气息的白色宽领衬衫,有点蓬松的衬衫下摆扎进一条合身的褪色蓝牛仔裤里,更突显出她腰身的娇小。她一双美丽的小脚穿着凉鞋,黑色的细带更加衬托出肌肤的白细,丝毫不像一些高个子女孩那种筋络毕露的大脚,当她快步走过来时,修长的双腿和圆挺的臀部,毫不做作的摇曳出女性的魔力。
  我知道店里每个男人都在瞄着这个长发美女,而当我们拥抱时,我不禁有些虚荣的得意了起来。然而,嘉羚在我脸颊上轻啄的那个吻,却包含着掩饰不住的生疏和应付。我的心又黯了下来。
  「哥,对不起!我们社团里的同学一定要为我开庆生派对,所以来晚了。」
  嘉羚满脸歉意的说着迟到的原因。其实,她还是个真诚可爱的女孩,只是,她的世界扩大了,却慢慢的把我挤了出去…
  「没关系,来了就好…饿了吗?我们去吃晚饭吧。」
  「嗯…」
  嘉羚有点歉意的低了一下头,用手梳着自己黑绸般的长发:「…刚才…我们几个同学出去吃了一些东西,我不饿。」
  我想,那时我的脸色一定并不好看,虽然我喏喏地说了什幺「没关系」之类的话,但嘉羚却敏感的噘了噘嘴巴:「你生我的气了?我已经说对不起了嘛!」
  说着眼圈就红了。我赶紧把手帕递过去,并且变成我努力的赔罪、安慰她。
  好不容易,嘉羚平静了下来,静静的啜饮着咖啡,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着,似乎最能引起她反应的话题,都是绕着学校转的。不一会儿,我就察觉到,嘉羚不时的偷偷瞄着她纤细的手腕,八成是在看表。我试探地问着:「怎幺?还有事、要赶时间?」
  嘉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摇摇头:「没…其实没什幺重要的…」
  「约了同学?」
  「也没有啦,说好我不一定会去的。」
  我叹了口气,看着面前这只美丽成熟的蝴蝶,她已经深深沉迷在那种在花丛间这儿停一下、那儿沾一点的游戏之中,而我不过是一个她曾停留过的茧罢了。
  我问了一句似乎是不须问也不该问的话:「是男的吧?」
  话一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不出所料的,嘉羚姣好的脸上挂下一层阴霾,就如每次我们谈到类似的话题时一样,她把我们之间的问题归罪在我的嫉妒、心胸狭窄上:「哥!为什幺你不能接受我有新的生活这个事实呢?为什幺你不能为我在学校受到肯定而高兴呢?为什幺你不能支持我去追求新的体验?难道你要我一辈子做那个依靠你、离不开你、没有自我的小女孩吗?」
  说到激动处,她有着长长睫毛的细长凤目又红了起来,眉头也紧蹙着,嗳!仍然是美得动人。
  嘉羚生着闷气的低着头不看我:「我知道,自从我上了大学以后,我们之间和以前不一样了。我的感觉变了,因为我不再是个小孩子,我有自己的世界了。可是,如果你还是希望我们回到以前那种…我…我觉得…会使我们…连普通的好朋友都很难做…」
  我深深的吁了口气:「普通朋友…我…」
  嘉羚倏地站起来,阴阴的说:「对不起,你请我吃饭吃成这幺尴尬。可是,我想,我们必须给自己一些时间,把事情想清楚,如果你真的不能接受一种新的身分,那我们…长痛不如短痛…」
  说着,她拾起背包,脸色很糟的快步走出咖啡厅。
  乐声依然悠扬,我的头脑却像在坐旋转椅似的,混乱的想着:「这算什幺?分手?其实我们之间早就不再是那种亲密的爱情关系了…那…这是?摧枯拉朽,一刀两断的宣言了?」
  我行尸走肉似的付了帐,一边走出店门,一边想着:「我不能失去嘉羚,就算忍辱苟且,低声下气,我也…啊…这是…」
  我闪进骑楼柱之后,窥看着还没有离去的嘉羚:她低着头,不时用手拭着眼角,身边有一个一看就像大学生的男孩,跨骑在摩托车上,好像有点失措的看着她,但是没多久他就开窍了似的,伸臂把手搭在嘉羚的肩上,嘉羚也就顺势靠进男孩的怀里。男的嘀咕了几句,嘉羚点了点头,骑上了机车的后座,手臂搂着男孩的腰,脸颊贴着男孩的背,机车发动,吼了几声便带走了长发飘逸的嘉羚。
  我的头脑已经无法再保存任何有组织的意识,只是不停的嘶喊着:「完了…真的完了…」
  深秋的温哥华日落的蛮早,在那艘船出港后没多久,窗外就只看得见点点灯光,还有玻璃上反映着室内的烛光、人影,咖啡厅旁的酒吧里,慢慢坐满了下了班的男男女女,喃喃的搭讪着,享受着酒精和异性的陪伴。
  看一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我还有二十分钟可以迷失在回忆之中…
  起先的那一两个礼拜,嘉羚和我都完全避着对方~真的,从那一夜之后,我们都不知道应该怎幺再面对对方。不出乎意料之外的,最先注意到我和嘉羚之间有问题的,是细心敏感的令仪。
  「小罗!」
  那一天我下楼拿信,回到家门口,就发现令仪已经在那儿等着我了:「天啊,你怎幺了?消瘦成这个样子?」
  我根本就还没有见到她的心理准备:「唔…我…」
  令仪好像下了决心要做什幺似的问:「有没有时间啊?我想和你谈一谈…」
  「有是有,可是…」
  令仪用使我惊异的坚定语气说:「有就好,跟我来吧。」
  「呵…」
  令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没有你们那幺新潮啦,这是我知道唯一比较安静的地方…」
  我看了看茶艺馆里复古茶亭似的装饰,由衷的说:「不会呀,这里很雅致。你常常来这里?」
  「还算蛮常来的吧。」
  令仪捂着嘴唇微笑着,我喜欢她那种改不掉的文静:「最近,每一次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的时候,我就会来这里看书。」
  看着那对友善热络的老板夫妻没有在注意我们,我禁不住轻轻执起令仪纤巧的小手:「令仪,你真的是少有的好女人…」
  令仪的脸蛋微红,溜溜的大眼睛瞄着我:「小罗,你就是这张甜嘴…」
  嘴里好像娇嗔着,细嫩的手却让我握了好一会儿才抽回去:「喔!对了,我想问…就是…嗳!你和嘉嘉之间到底怎幺啦?」
  我像泄了气的气球似的,瘫回有靠背的竹椅子里:「你也注意到了?」
  令仪睁大了眼睛,认真的点点头:「可以告诉我吗?」
  叹了口气,我老实的对她说:「除了你,我恐怕也不会对任何别人说这件事了…现在,你可能是我唯一信赖,唯一可以敞开心说话的人了。」
  我将那晚的事情娓娓道来,尽量不表现出一副受到委屈的样子:「其实,令仪,我知道变化迟早会发生,毕竟嘉羚和我的人生是站在不同的阶段。只是,该来的来的时候,我还是蛮难接受的。」
  这次,是令仪伸出她的手,轻轻用手指尖点着我的手背,她低头看着我们在桌上相触的手,然后抬起头来,用温和同情的眼神看着我:「你们俩,一个是我最疼爱的女儿,一个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你知道要我做一种对与错的判断有多困难。可是,我同意你的话,变化是我们早就预测到的…」
  她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
  令仪软软的手盖在我的手背上:「你怎幺不照顾自己呢?我会心疼啊,你知道吗?你不能这样消沉下去了…」
  「令仪…」
  我被她显然的真情流露感动了,眼眶热了起来。
  令仪的大眼睛也红了:「我觉得好歉疚,都没有注意到你的事,也没办法好好陪你。可是,你知道老陈…」
  在我和令仪发生亲密关系之后,大约半年到一年之间,令仪老公的态度渐渐转变了。他变得越来越黏令仪,最后连工作都换了一个不常出差的职位。我曾经笑问令仪,是不是因为她在房事上表现的更热情,所以陈兄舍不得离开家了,她总是红着脸笑骂我不正经。不过,依我从嘉羚那里侧面打探的结果,鱼水之欢的热烈是有蛮大的关系的。那个男人会舍得把美丽又愿意(甚至渴求)时常燕好的娇妻留在家中呢。
  不过,这也表示我和令仪的性关系也就中止了~因为我觉得,她的老公在家的时候,我不想偷偷摸摸的和令仪…而且,我虽然有点醋醋的,但是看到令仪幸福的样子,我也为她高兴。最后,我还有一点不能对令仪不满的原因:「令仪,不要自责,你和陈兄的美满是好事,而且我觉得,是我间接促成的。所以,如果我要怪谁的话,只能怪我自己…」
  我笑着说。
  令仪的表情却是很认真,充满了同情的把手放在我嘴上:「小罗!不要这样讲!我总觉得很亏欠你,在你需要支持,或只是有个人可以谈谈的时候,我却没办法陪在你身边。」
  我握住令仪的手,轻轻的吻了一下:「不要难过,知道你关心,我已经很窝心了。」
  「小罗…」
  令仪有点欲言又止的挣扎着:「下个月底…老陈要到东南亚出差一趟,嘉羚也正好会去社团的露营活动,如果你需要…需要我的话,我可以来陪陪你…」
  「令仪,你不要这样。我已经听嘉羚说过了,这次的东南亚之行根本是陈兄藉公事之便安排的,他为的就是要带你去走走,与你独处。况且我知道你也是很迫不及待想去的啊,你若是为了我不去,这对你们都是不公平、而且有害的。」
  「可是,你…我不放心…」
  「令仪,你的关心,真的使我很感动。你放心吧,我想,在下个月底之前,我就应该能处理好我自己的事了吧。」
  令仪仍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我:「是吗?那…你和嘉羚,从此形同陌路了?」
  我摇了摇头:「不会吧,我不会再躲着她了。就算我们分手,也不必像有仇似的,不是吗?」
  相对无言了一会儿,令仪温柔的用手揽住我的颈子:「小罗…」
  她倾身将脸贴近我,湿濡软热的红唇印上我乾渴的嘴,也许这只是个友善的表示,但是她的双眼闭着,嘴唇微微张阖探索着,喉间发出细小的呻吟声,也许我太努力的试图解读她的吻,不过,这仍是那位保守谨慎的令仪姐,在一个几乎公共的场所,与一个不是她丈夫的男人…
  令仪的唇放开了我,她重新张开美目,深深的看入我的眼中:「我得走了,可是…好好照顾自己,我会挂念你的!」
  我无言的看着令仪付了帐,向我摆手笑了笑,转身走出茶馆…
  我真的在下个月底以前「处理」了自己的事:离开台湾的那天,正好可以搭要去东南亚的陈兄和令仪之便车去机场。那天早上,我有个出乎意外的访客,嘉羚背着露营背包和睡袋出现在我门口。
  自从令仪和我谈过以后,我就真的不再躲避嘉羚。我猜想令仪可能也和嘉羚谈了同样的事,因此我们偶尔在楼梯间碰面时,也都会打打招呼,问一下最近如何的话,当然,两人都会避开那些敏感的话题。
  「嗨,小罗哥哥…」
  嘉羚穿着普普通通的牛仔裤和登山鞋,却能突显出着她修长均匀的长腿,一件帅气的牛仔上衣罩着鲜明的红黄格子绒布衬衫,乌黑的长直秀发别有风韵地用一块对折成三角的深蓝大布巾包着,给人一种认真又可爱的印象。
  「嗨,嘉羚,看来你对野营的预备很内行嘛!等同学来接啊?」
  「嗯。」
  嘉羚点点头,可爱的凤眼看着我背后地上放着的两箱行李:「你也都打包好了?」
  「对啊,家当能送的送、能卖的卖,剩下就是这些啦。下午搭你爸妈的便车去机场,后天房客就会搬进来了。」
  我接受了一位老同学的邀请,在他服务的一家跨国企业里申请了一个职位,那时正值经济热络,公司扩张的时期,一切进行的很快,一个月不到,我就收到了去温哥华的机票。
  「唔…祝你一切顺利,好好照顾自己。」
  呵呵,母女连心,连嘱咐的话都一妓「你也是,玩的愉快,自己小心,别被熊抓去吃哦。」
  「哈!哈!熊才不忍心吃我咧。」
  「对哦,嘉羚太可爱了。」
  「哈…」
  嘉羚微笑着,突如其来的问:「你真的还觉得我可爱吗?」
  「当然…」
  我静静诚心的回答。
  「你…会不会恨我?」
  我压抑住那股宣泄情感的冲动,无言的摇摇头。
  一时之间,房里的气氛被缄默凝结住了。嘉羚转过身去看看街上的车流,我却看到她偷偷的用戴了手套的手抹了一下脸框。我也站在她身后看着街景,不一会儿,十几部机车咆哮着由远而近。
  「同学来了?」
  「嗯。」
  嘉羚转身,对我微笑着伸出右手:「小罗哥哥,祝你一路顺风!」
  我握了握她的手,看着她跑下楼,热情的和那群男女朋友们招呼着,不一会儿,就有一个瘦高、留长发、戴眼镜的男孩(好像就是上次在咖啡厅门口等着嘉羚的那个)把嘉羚的包裹绑在他机车后已经叠了很多器材的置物架上。
  就在嘉羚快要跨上车时,她突然说了几句话,转身跑了回来,上了二楼。嘉羚微微喘着,用双臂紧紧的抱住我,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她的脸埋在我胸前,背颤动着,终于抬头用哽咽的声音对我说:「再见,小罗哥哥!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对…对不起,我…」
  我用手指擦乾她湿湿的眼眶:「别傻啦,嘉羚。说这些干什幺?再说,我又不是不回来了,说不定下个月就会被他们炒鱿鱼赶回来了。」
  「不…不会的。他们不是傻瓜的话,一定会拼命留住你的。」
  「嘉羚,好好读书,好好保护自己和照顾妈妈,知道吗?你看,他们都一直在看手表,别让他们再等了。」
  嘉羚乖巧的点点头,再一次紧拥住我,还在我脸颊上印下了深深长长的一个吻。终于,她放开我,走到楼梯口还依依不舍的回头看看,摆摆手。这次,她乖乖的坐上那男孩的机车后座,一时间巷子里充满发动引擎的噪音,机车一一的离去,嘉羚向我高举着右手道别,我也向她挥手,目送她消失在巷尾。
  突然,一种恐慌袭击着我:我终于要离开嘉羚身边了,这是命运从来没有允许发生的事。就算是我研所毕业后,连服役都最后落到了一个离家很近的机关,大部分时间都在书桌上值勤,等于住在家里。如今,我将要第一次感觉不到嘉羚在附近了…
  突然,酒吧里起了一阵无声的骚动:从咖啡厅这里可以看见,那边的酒友们(尤其是男性)纷纷转头,或是明显、或是带点掩饰的注视着一位向这里走来的少妇。
  那女子似乎有点被这样的注意力吓着,当然,到酒吧的人不会是善男信女之流,几个中年白人男子在互打拐子,有点大声的说着「到那里可以邮购到这幺正的黄女人」,另一桌缩在一旁的亚裔男人则只是猥琐的边瞄边夹着淫淫笑声的叽喳。你可以说他们的言行可鄙,不过却不能怪他们的注意到那妇人:她实在很吸引人。
  她的身材并不是火爆波霸的那型,却优雅有秩的被包裹在一件晚礼服中,虽然不高佻,但却娇小宜人。晚礼服的款式很简单,黑色光滑的布料不松不紧的贴在秀美的胸、纤细的腰和倒心型的臀部上,胸部以上和双袖则是黑色的半透明纱料,只在袖口和领口有道窄窄的蕾丝花样。
  她黑亮的发丝整齐的盘了起来,简单地插了一个玛瑙簪子,显露出白皙可爱的耳朵,一条珍珠色的丝围巾使她雅致的颈子显得惊人地细长诱人。
  而众人目光的最初焦点,八成都会落在长不及膝的下摆所暴露出来,穿着黑色薄丝袜的那双美腿。因为体态的娇小,她的大腿虽然不及我两手虎口合围那幺细,但是却显得浑圆诱人。她的小腿线条优美,腿肚农纤适宜,秀气的双脚穿着一双反叛潮流的黑色细带高跟鞋(那时所谓的正式女鞋,多半就是那种脚尖包到脚跟的包脚鞋)益显体态轻盈。总而言之,这是个身材迷人的女郎。
  那女子不太自然的走近,对我害羞的微笑着:「小罗,这样真的可以吗?」
  我早已起立迎接她的到来:「我们令仪当然是穿什幺都可以迷倒众生啦!」
  「别灌迷汤啦,你就是嘴甜,口蜜腹剑!」
  令仪恶狠狠的说着,瓜子脸蛋却红了起来。
  「我是说真话哦,而且因为连你不穿什幺都看过,才更有资格说这种话。不过你骂的还蛮有道理的,我口中说着甜言蜜语,肚子下面那把剑也好想出来和你问好…」
  令仪的小粉拳轻打在我手臂上,简直像在帮我□膀子:「色鬼!你缺德!」
  我嘻皮笑脸的任她□:「好啦!不过色鬼挑衣服的本事好像还不错,这套晚礼服很适合你穿。」
  离台以后,我只和令仪仍维持着疏落的书信来往,但是临时接到她的电话,说她已经只身到达了温哥华,真的令我几乎在办公室大声欢呼出来。可惜的是,我晚上有个客户的正式晚宴,不能推托掉,可我又舍不得陪令仪的任何机会,所以…
  我请了半天假,陪着令仪在市里的名店区挑了晚礼服和饰物,这件经过急速修改的礼服,还真的很能衬托出令仪那种静谧、带点神秘的美。至于丝袜和鞋,则是令仪自己从台湾带来的,鞋子是细跟配着简单而高雅的几条细皮带,手工很细,八成是意大利货。丝袜是薄薄的连趾尖都没有加厚,容许我可以清晰的欣赏她那迷人的纤细脚趾。
  奇怪,令仪没有带任何正式的衣物,为什幺会带这样的高跟鞋和丝袜呢?莫非,是专门为了投我所好?嗳!如果没有那劳什子的晚宴,现在说不定我已经在品尝令仪的玉趾了。
  「别闹了,我这样真的可以吗?我可是从来没有穿过正式晚礼服的,会不会看起来土土的?」
  看得出令仪又兴奋又紧张。
  我将她的手搭在我的臂弯里:「你会是宴会里最美丽的焦点,不要担心,我们走吧?」
  令仪小鸟依人似的靠着我,走出旅馆大厅,如果嫉妒的眼神是利箭,我早就被一路上的男人万箭穿背而死了。
  穿梭在服饰华丽的人群之中,令仪大部分的时间都搀着我的手,因为她说她对自己的英文没信心,其实,经我「旁听」的结果,她过分谦虚了。不过,我怎幺会推拒如此的享受呢?连带的我也沾光在宴会中承受了许多注意,不时有手持酒杯或开胃小菜的宾客过来询问:「罗杰,你终于走桃花运了?哪里找到这幺漂亮的女朋友?」
  作东的客户老板也不时在忙碌之中对我竖竖拇指。
  「你看吧,我说大家都会猜你比我年轻吧?」
  因为天生身材娇小窈窕,加上后天保养得宜,令仪看起来真的像个不超过三十的小女人(若是在发型衣饰上变个花样,还可能看起来二十出头呢)我一直对令仪这样说,不过她总以:「别拍啦,我都四十好几了,怎幺可能…」
  来反驳,如今,众人都如是说,她也就只有默认了。
  我们入座享用了一顿美味的法式盛宴,餐后,我不得不和令仪暂时分开:因为她得去上洗手间。无聊的四处看看聊聊,大约两三分钟后,令仪就回到了我的身边。我看她的行色有点紧张,连忙问道:「你还好吧?」
  「唔…」
  令仪摇摇头:「不太好,有一个外国女人喝醉了,把洗手间弄得一塌糊涂,所以暂时不能用了…」
  心里不禁有点幸灾乐祸地想知道那一位衣装亮丽的名女人出丑了,但是,令仪的脸色使我意识到,有一件更紧急的事要先注意一下。我问她:「蛮急的,是吗?」
  令仪急忙地点点头。
  我对这栋别墅型的华厦并不熟悉,但是依稀记得刚进屋时,主人曾经带我们上楼转了一圈,走马观花的欣赏了很多间豪华的起居室和卧室。既然有卧室,就应该也有洗手间吧。看看周围的人大都在专注的吃喝着,我悄悄牵着令仪上了二加一连试了好几扇上了锁的门,总算有一扇门应声而开,就着房里昏暗的灯光我们看出这是一间豪华的卧室。一进门,左边是围在床头柜里的一张大床,对面有嵌在维多利亚式细雕框中的窗户,右边靠墙放着书架和全套的声光娱乐器材,在电视旁边有个窄窄的通道口,直觉告诉我:里面不是衣橱就是洗手间。我回头关门上锁,牵着微微颤抖、夹着大腿的令仪:「跟我来…」
  我摸到通道口旁的一个开关,「密室」内的灯光随着我指间圆钮的转动而逐渐由完全黑暗转为大放光明。起先我有点失望,那短短甬道似乎只是通往一个硕大的、挂满女主人衣物的橱柜间,然而,仔细一看,衣橱的远端似乎另有玄虚。
  我们走近时,不禁同声轻呼:「啊!太豪华了吧?」
  在我们的右边是梳洗台,镜子四周的灯泡都是镶在雕成蚬壳形、半透明的罩中,使得镜前的光线明亮却不失柔和。整个台子是用大理石做成,到处都是罗马式的雕像,其中镶嵌着两个像小喷泉似的洗脸盆。
  令我们更惊异的是面前巨大的浴池:简直是像个小泳池,池底有着大理石拼成的马赛克,四边都是层层下到池中的阶梯,池边以雕像为饰,还有一个好像是按摩用的平台。唯一现代化的设备,是角落里镀铜(不会是金吧?的巨型水龙头、一具手持花洒、和另一边的一大扇半透明的花饰厚玻璃(用来隔开浴池,防止水珠溅出)可是要命的是,浴室里唯一剩下的摆设,是一尊立在大理石座上、真人比例的维娜丝石膏像。我们不禁异口同声的问道:「怎幺没有马桶?」
  我转身看见令仪惨白的脸色,真是蛮心疼她的,我也知道那要命的感觉:尿急的时候,越接近心里知道可以「解放」的地方,那种小腹压着一个充水气球的尿意就越急迫难忍,我猜令仪如果没有已经「漏出来」也快要堵不住了。
  我蹲在令仪的面前:「令仪,扶着我的肩膀…」
  令仪不明就里的乖乖听了我的话做了。我解开了她高跟鞋的带子,握住她纤细的足踝,帮她把鞋脱了。要不是她的燃眉之急,我一定会凑上嘴,好好的亲亲那双美丽秀气的小脚…
  脱了令仪的鞋,我把手伸入她晚礼服的下摆之中,一手一边的沿着她的大腿外侧向上摸着。令仪又尿急,又不知所措的问道:「小罗,你要干什幺啊?」
  令仪的裙摆像舞台布幕似的被我掀起,柔媚浑圆的大腿逐渐暴露在我眼前,虽然我那时的意图是要帮她解决内急,可是也不禁随着手指触着光滑的丝袜,眼睛看见美腿,而兴奋起来。尤其让我上火的是,手指并没有摸到裤袜增厚的尼龙丝裤,反而摸到了吊袜带和光滑富弹性的大腿肌肤。我将手臂一扬,令仪一声惊呼,她穿着一件黑色蕾丝比基尼内裤的下身完全暴露在我眼前:「哇!令仪还记得,内裤要穿在袜带外面,真乖!」
  「是…是你和嘉羚教我的嘛!」
  令仪笑了笑,可是声音已经在抖了:「可…可是,不要再…我快忍不住了…」
  至于把内裤穿在袜带外面的原因,是如此一来,不用解开吊袜带就可以脱下内裤,我就是这样把令仪的内裤脱了下来。她赤裸的阴部接触到微冷的空气,全身更颤竞了起来,两腿紧紧夹着:「小罗…」
  我的双臂环住令仪的双膝,当我直起腰杆时,她也被我高高抱起:「哦!」
  令仪一声惊呼,双手紧抱住我的头,小小的内裤轻落在厚地毯上。
  「站好哦!」
  我把令仪移到梳洗台前,让她能在台上洗脸盆边站着:「来,蹲下来。」
  我拍了拍乳黄色的瓷面盆。
  「啊?尿在那里面?」
  「你还能忍吗?」
  「唔…」
  令仪不再迟疑,拉高了裙摆,就着面盆蹲了下来。我也不闲着,面对着她蹲了下来,两手探入她张开的腿弯,手掌向上的扶着她丰美的臀部,我的面前,裸露着曾经熟识的秘境:稀疏乌黑的软绒之下,丰腴的小「肉馒头」白里透红,阴阜中央的细缝里,微吐着两瓣肤色的薄唇。
  令仪讶异的声音:「小罗,你想干什幺?」
  「帮你扶着啊!这样蹲着不太稳。」
  「不…不要啦…你会看到…」
  「我又不是没看过?」
  「可是,不要看人家尿…」
  真是的,托着她的双手可以感到她的抖动了,令仪还在争辩。我的一对拇指正好放在她阴阜的两侧(和大腿交界之处)稍微向左右一分,便使令仪原本相叠的小阴唇微微绽开,暴露出一丝殷红,使她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气。我有点坏坏的对她说:「我就是要看,有什幺关系嘛?快点,别憋坏了。」
  说着,我向她颤动着的下腹方向吹着气。
  「不…糟糕…忍不住了…」
  令仪绝望的哀鸣一声,淡黄色的小瀑布从她红艳的内部倾出,滴答有声的洒落在面盆中。淑女本色的令仪试图以收紧肌肉来控制尿流,但是一旦温热液体的流失使她禁不住一阵冷颤,她便失去了节制流量的本事,任由涓滴向正下方洒落的尿流,转变成奔腾的泉涌,落点越来越向令仪身前移动,也就是越来越靠近我的脸。
  我的手能够感觉到令仪试图重夺水流的控制,但是每次努力的结果只是抽搐式的颤抖。终于,她放弃挣扎,让那金泉淅沥淅沥的着实击打着洗脸盆。令仪所排出液体的骚臊逐渐充斥着我鼻前的空间,一阵温热的暖气袭向我的脸,我甚至可以感到几滴自瓷盆中反弹出来的细小水珠落在脸上。
  令仪的双手要不是拎着衣物下摆,此时一定是捂在自己脸上,然而如今她只得目睹自己当着我的注视之下,源源不断的喷出那股憋在腹中太久的暖流。令仪无奈的说了一句:「哎!真是羞死了!难看死了!」
  「天啊!憋死我了…怎幺好像尿不完…」
  令仪尿道口射出的激流源源不断的喷洒着,但是随着膀胱中压力的舒解,她的颤抖逐渐平息,脸色也从惨白转为娇羞的绯红:「好讨厌啊!这幺脏的事你也要看…」
  正说着,红唇之间吐出的尿流渐渐的减弱,分成上下两股。
  「有什幺脏不脏的嘛,令仪做什幺我都喜欢看。」
  「是尿诶!不臭吗?你哦…要偷看人家也不要不择手段…」
  令仪放松以后,虽然俏脸儿还是羞得红红的,可是溜溜的大眼睛又恢复的笑意,她轻轻的问道:「小罗,你有没有兴奋起来啊?」
  可不是!我蹲着的大腿之间,长裤被「第三只腿」撑的像顶帐篷。我可以感觉到那只怒胀的鸡巴,已经被这幕「美人溺尿」刺激得流出滑液,弄湿的内裤感觉起来冷冷的包住我火热的龟头,我老实的点点头。
  令仪笑得更开心了:「真是的,还是色鬼本性难移。」
  我装委屈的瘪了瘪嘴:「不能怪我吧,好久没有看到这幺美的景像了。」
  令仪微笑不语的摇摇头,换成用一只手拉着下摆,空出来的那只手温柔的轻轻梳弄着我的头发。我仍然专注地盯着她排尿的丰美阴部,这时,丰沛的水流终于到了强弩之末,转为垂直下落,由密而疏的一串水珠。由于令仪憋的太久,她的膀胱还意犹未竟的出清存货,随着她阵阵的收紧小腹,臊热的液体还会一股股的标出。不过流瀑在三、四次的由盛而衰之后,也渐趋乾竭。终于,几粒水珠由小阴唇上迟疑地滴落盆中,最后几滴拒绝离开令仪娇嫩的阴阜,偷偷的溜向她阴户和肛门之间的会阴,更有一滴垂挂在小阴唇缘,摇摇欲坠。
  令仪舒解了腹中的重压,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呼…好多了…唉呀!有没有看到卫生纸在哪里啊?」
  浴室中既然找不到马桶,找不到卫生纸好像也有点理所当然…不过,仍然捧着令仪美臀的我却对她说:「要擦乾净吗?有啊!」
  「哦,在哪里?」
  趁着她正东张西望之时,我的手稍微使劲将令仪的下体抬起,当她把注意力集中回下身时,我的嘴已经凑上了令仪湿润的阴部…
  「呀!不要这样…」
  令仪一惊之下,差点失去平衡,她的双手赶紧搂住了我的脖子,而这使我伸出的舌尖着实贴上了她的两片阴唇。「不…好脏…」
  令仪再想到将下体抽离我的面前,但是她已经太晚了。
  我的舌头灵活快速的进袭着她温热的两片幼嫩的花瓣,一阵猛舔之后,令仪重新把身体的重心交回我托住她的双手,不再试图站立,她的呼吸浓浊了起来,全身只有小嘴还无奈的呢喃着她唯一的反抗:「嗯…跟你说不要…哦…小罗…你…怎幺这样…哦…」
  我缓下舌尖的挑动,一边舔着她殷红的小穴内壁,一边抽空档用对付令仪很有用的方法逗弄她:「好像,我不是唯一兴奋的人哦…嗯…令仪,你的阴户怎幺这幺湿?」
  说着,我故意把她翻动着她湿淋淋的嫩唇,舔出一阵阵「淅…淅…泽…泽…」
  的声音。
  「嗯…还敢说…哦…废话…人家才尿过…」
  令仪羞得满脸通红,边喘边分辩着。好啊,有反应了,矜持的令仪每次被我用露骨的语言挑逗,就会羞答答的娇嗔着,可是又会因此更加兴奋…
  「对啊…帮你舔乾净,还被你骂…」
  「真是…的…哦…哼…那里好脏…怎…怎幺可以…哦…用舔的…」
  「不脏啊…令仪的尿味道也很好呢…有一点点咸…只有一点点的臊味…温温的…」
  「唔…变态…不要说了…哦…」
  嘴里不认输,她的一双玉手却频频轻柔地爱抚着我的头发和颈项,脸上也出现了情欲春色。
  「不过…现在舔到的好像不是尿哦…你乖乖坐下,让我好好看个究竟…」
  「哦…才不要…让你…嗯…看什幺…看…」
  令仪嘴硬的抗议着,却听话的移到面盆旁边,坐在梳洗台的边缘上。
  我蹲在她两腿之间,用得到自由的双手拨开她沾满我唾液的小阴唇,暴露出水汪汪、红彤彤的小穴内部,再用舌尖去撩动她从包皮下探出头来的阴蒂。拨弄之际,我还顾到说话:「令仪,好像我不是唯一兴奋起来的人哦,你的阴核好像早就挺起来了…」
  我用指尖轻轻顶着令仪泛洪的阴道口,继续用话挑着她:「而且,现在你流的不是从那个尿道口出来的耶…是…是从这里…这是哪里啊?」
  「啊…你讨厌…嗳…乱舔加乱摸…哦…」
  令仪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嘴里虽然骂着,却向前摆动着柳腰,好似要把我的手指纳入她的阴道之中。
  我却偏不让她如愿,撤回手指和舌头的攻势,反而捧起她的右腿,慢慢用嘴唇和舌尖去品尝她均匀清秀的小脚。我享受地将她包着丝袜的脚趾,一只一只的含在口中吸吮舔玩。「你…」
  令仪若有所失的看着我。
  我放下仔细舔弄过的右脚,一边捧起左脚,一边卖乖:「我…你说我又坏又脏,那我还是乖一点,不去乱玩你湿湿嫩嫩的小穴了…」
  说着,我如法炮制地再吮玩着她纤美的脚趾。
  要是是以前的话,我这样的挑逗着欲火已经高升的令仪,一定会使她又急又羞,但是,现在她却做了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虽然仍然泛着红霞,她俏丽的脸蛋却充满了诱人的风情,大眼睛含着浓烈的情欲看着我,薄厚适中、线条优美的嘴唇因动情而益显丰润,嘴角似笑不笑地上扬着地娇嗔:「明知道人家被你逗的骚起来了,你还玩…好嘛,你要做乖弟弟,那我做坏姐姐好啦…」